最新码报资料图

您當前位置 | 首頁議政建言民主監督

民主監督SUGGESTIONS

發布時間: 2018-07-19 17:40:00  閱讀次數: 6771

加快杭州農村新型產業培育 深入推進鄉村振興戰略

九三學社杭州市委員會

 

十九大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明確了我國農村未來發展的歷史方位,賦予了“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建設內涵。可見,鄉村振興戰略的首要任務是發展農村產業,解決農民就業增收,促進農村繁榮。近年來,杭州通過深化區縣協作、聯鄉結村、美麗鄉村建設、精準扶貧等系列城鄉統籌戰略,體驗農業、民宿經濟、農村電商、養生養老等新型產業已在農村得到長足發展,但是,仍然存在產業層次低、要素瓶頸多、區域不均衡、集聚度低等問題,與鄉村振興戰略下的“產業興旺”要求還存在一定差距。

一、我市農村新型產業發展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1.新型產業發展的要素瓶頸仍比較突出。一是土地要素短缺。農村新型產業的發展一般需涉及新增建設用地,如農事體驗需要增加機動車道、停車場、餐飲等標配設施;民宿經濟也需要村鎮內部小配套、集聚區塊相關設施和產業的大配套。這些配套都需要新增建設用地或臨時用地指標。但是,受多種因素的制約,相關用地指標難以落實。二是產業領軍人才稀缺。杭州市涉農人員年齡普遍偏大,在入庫的14.5萬省市縣鄉級實用人才中,35歲以下的僅1.5萬人。“農二代”返鄉創業者不多,返鄉創業者對“三農”工作缺乏認知,“接地氣”的更不多,導致農村產業和產品層次不高,產業間戰略合作不多。三是新型產業融資困難。由于農村新型產業用地基本上為農村集體土地,很多屬“輕資產”型,融資時大都因缺少自有產權或抵押物而導致融資困難。

2.新型產業業態布局仍有待調整。一是區域間新型產業發展結構趨同。由于目前各區、縣(市)對農村新型產業存在認知度趨同問題,未能較好地結合本地實際做好產業定位及市場細分,導致各區、縣(市)在新型產業政策制訂和推進方式上基本相似。二是同類產業區域發展不均衡。近郊農村在新型產業發展中,占據了人才、資金、信息、物流等優勢,新型產業數量多、規模大、效益好,西部山區則相對滯后。例如,民宿經濟全市6.88萬張民宿床位中,雖然80.2%集中在臨安、桐廬、建德、淳安4地,但建德、淳安的占比卻相對較低。三是新型產業內部業態失衡。由于杭州農村新型產業發展時間不長,同類產業集聚和相關產業支撐都比較欠缺。例如,在民宿產業集群發展中,傳統民俗、工藝表演、娛樂設施等配套普遍不齊全,導致消費者留宿天數偏短。據課題組對4縣市15家民宿2017年1-10月客人入住情況統計,留宿5天以上的客人次數僅占總人次數的10%。

3.新型產業集群發展仍相對滯后。一是產業規劃引導相對滯后。受項目制工作機制的影響,市級層面按財政資金平均布置項目數量,基層按資金力度申報、包裝、驗收產業項目,缺乏規劃引領、全面布局的先導性,導致新型產業在不同區域布局趨同、惡性競爭。二是集群內產業鏈條不長。杭州農村各類新型產業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集群內企業形態單一、關聯產業配套不齊全、產業鏈條不長等問題。如在農事體驗產業中,缺乏可看、可學、可吃、可帶的產品和服務,給游客的只是短暫的“視角型”“淺休閑”,而不能給人以“心靈型”的“深度休閑”。

二、加快杭州農村新型產業培育的幾點建議

1.深化農村改革,突破要素瓶頸。一是深化農村“三塊地”改革,激發農村土地要素活力。全面完成農用地確權頒證,積極探索農用地“三權分置”相關法規政策,加快適度規模經營進程;探索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在符合城鎮建設規劃的前提下直接上市融資、建設公租房等利用方式,探索農村建設用地指標回購中的村級留用,留足鄉村未來發展空間;探索農村宅基地和農房在符合“一戶一宅”前提下的縣域內流轉,試行宅基地超面積部分的有償使用,加快農村宅基地和農房不動產登記工作,建立農房抵押融資機制,盤活農村“沉睡”的巨量資產。二是深化農村金融改革,暢通農村經濟動脈。創新農村金融服務體制,建立健全農村土地產權抵押貸款制度和農村信用擔保機制,積極探索與阿里、京東等互聯網金融企業合作,率先建成全國農村互聯網金融的先行區。拓寬農村投融資渠道,積極探索PPP、PPT模式、各類基金、混合所有制等方式,鼓勵社會資本向農村集聚,引領大資本、大項目開發農村、發展農村新產業。是創新人才培育招引機制,激發農村創新活力。著力培育農村新型產業“創客”,組織在杭高校、科研機構、相關企業的教授、專家和創客進行課堂式培訓,利用農村新型產業創業成功人士現場培訓,打造一批想創業、會創新、善經營的現代農村新產業創業創新人才隊伍。

2.優化產業布局,實現均衡發展。一是依托區域資源稟賦,打造農業綜合體。在農業“一區一鎮”建設基礎上,依據各區、縣(市)現有產業基礎和生態承載能力,遴選一些主導產業強、生態環境美、農耕文化深、農旅融合度高的特色區域或鄉村振興樣本鎮村,打造一批田園綜合體。借鑒“安吉魯家”等國家田園綜合體試點項目的經驗,引進創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大型農村新型產業項目,吸引相關企業和相關產業集聚。是深入市場細分,實施同業錯位發展。在農事體驗產業中,力推農事體驗與休閑度假、科普教育、文化創意的融合發展;在民宿經濟中,注重鄉野休閑型與酒店度假型、高端養生型、大眾鄉宿型等多元化開發;在養生養老產業中,近郊宜發展多功能高端養老機構,遠郊宜發展基本型中低端養老業態。三是配套關聯產業,優化內部業態。在民宿產業中,配套餐飲、茶館(咖啡)、運動、健身、節慶等產業,培育騎行體驗、戲劇活動、傳統民俗、工藝表演等項目;在電商產業中,配套包裝、印刷、廣告、農產品加工、倉儲、物流等相關產業;在養老產業中,增設老年護理、保健、康體、文教、心理疏導、用品制售等產業。

3.夯實農業科技,加快深度融合。一是夯實農業科技,增強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競爭力。高度重視農業科研基礎性研究,確立農業科技攻關中長期目標,加大土壤、生物、育種等基礎領域的投入力度,規劃農業生產、農產品加工、服務業全產業鏈科技攻關的重要領域,以及農林牧漁各行業的關鍵技術;切實支持市域涉農企業建立研發團隊,借鑒蕭山陽田農業經驗,“玩轉”資本市場,利用全球頂級農業科技資源,聚焦智慧農業和生產性服務業,實現集成創新;同時,搭建更多涉農高校科研院所、農業科技型企業、科技企業孵化器等新載體平臺,著力打造融合科技示范、技術集成、科技孵化、平臺服務為一體的“星創天地”,服務農村產業融合。二是創新融合方式,提升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價值鏈。深度挖掘鄉村生態休閑、旅游觀光、農耕體驗、康體養生、教育科普、文化節慶等價值,提升農旅融合價值鏈;積極推動農業產品符號化、品牌化、儀式化,人文、節慶等創意元素,提升農創融合價值鏈;深化“互聯網+”現代農業行動計劃,率先建立杭州農業農村云計算和大數據平臺,提升農信融合價值鏈。重點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等對農業產業的交叉滲透和整合集成,加快農業產業鏈的融合模式和商業模式創新。

4.實施政策引導,促進集群發展。一是規劃引領新型產業集群發展。結合杭州正在實施的都市圈發展大戰略、交通物流大戰略,通過杭州城市非核心功能疏散和未來產業發展規劃,以充分利用縣域創業園區、農業綜合體等載體或平臺,制訂城鄉產業對接規劃,著力構建農村生產空間集約高效、生活空間宜居適度、生態空間山清水秀的格局。二是政策引導新型產業集群發展。設立農村新型產業融合發展投資基金,側重整合原有支農項目,適當增加財政專項注資,同時吸收社會資本,設立農村新型產業發展投資基金,實行市場化運作,促進產業集聚。三是大項目帶動新型產業集群發展。充分利用杭州打造國際化大都市的有利契機,積極引進創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大型水陸游樂項目、國際化文創集團、高端養老養生項目,打造各類農村新型產業的行業龍頭,通過這些龍頭企業吸引相關企業集聚,產生集群效應。

下一頁 返回

最新码报资料图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pc蛋蛋 31选7 甘肃十一选五分布图 黑龙江36选7 雪缘园澳门博彩 dota2比分直播网 辽宁35选7 闲来宁夏麻将透视挂 九乐棋牌充值中心